《国家电网报》:灵性香巴拉

发布日期: 2017-07-21

 

  

title

  500千伏乡城变电站是川藏联网工程的起点,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西南部乡城县境内,海拔2950米。在这个当地人俗称“香巴拉”的地方,乡城变电站称得上是一个地标性名词。

  乡城的四周,有贡嘎雪山、亚丁雪山、大小雪山、梅里雪山,护佑之神众多,让乡城这个边陲之地,如同美丽洁白的莲花瓣,全境紧紧地被呵护成一朵莲花的蕊,妩媚之气、神秘之美以及盎然诗意,呼之欲出。

  游走乡城,耳边总有动听的水声,那是来自硕曲河、定曲河、玛依河的水声。河边老树虬枝,历经风雪,一群白马徜徉水边,安静地寻觅青草,岸边的山沟里,雪水如瀑,一泻千里,卷起千堆雪。

  乡城田园风光,勾人魂魄。镶嵌在绿色田野中的白藏房,宛如一颗颗闪亮的珍珠。相传很久以前,一个仙女来到乡城,看到藏房那黑黢黢的土房墙,与四周的美景不相匹配,于是朝着硕曲河两岸撒了观音菩萨赐给的白土。这些白土,有的落在了墙上,墙立即变白;有的落在了河边的岩石上,成了现今人们修筑藏房用于粉刷的白土。

  到了白龚村,进入村主任丁增尼玛家的白藏房,才知道此房大有讲究。墙体以泥土的干打垒筑成,室内木柱密布,房子的大小以柱头多少来定,少的35根,最多的达到118根,柱子越多,房子越大。白藏房一般有三层或四层,底层用于养牛、养鸡,中层是住房,分为厅堂、经堂和客房或卧室。厅堂和灶房连在一起,厅堂中间摆放一个三脚架或者大炉子,立有勾红画绿的藏式大厨柜,摆放着各种盘子、碗以及盛放食品的容器。经堂内香烟缭绕,佛龛中供奉着佛像以及家藏的经书。

  有着“香巴拉”美誉的乡城,并非虚构的世外桃源。乡城很遥远,遥远到“古为白狼羌地”,这片由雪山、草原、峡谷构建的冻土带,难于农耕而易于猎狩和游牧。乡城人的起源,无论是因金沙江流域的自然地理属性,还是因四周雪山形成的天然屏障,也许都难以考究,但有一个关键点,那就是乡城人受到远古文化的浸染。

  康巴人讲究穿戴是出了名的。一进乡城,无论是在为我们献上青稞酒和哈达的欢迎仪式上,还是放纵歌喉、欢乐狂舞的场面中,我们痴迷于乡城女子那五彩斑斓的服饰,一个人类充满幻想与创造精神的世界扑面而来。乡城女子的服饰,当地人称为“疯装”。说起它的由来,还有一段口耳相传的美丽传说。传说在唐代,文成公主进藏,途经乡城巴姆山,细雨霏霏,婢女为使公主避雨,随手扯下一片芭蕉叶,披在她的背上。后来,乡城妇女为纪念文成公主,就在连衣裙背上镶嵌了一块称之为“贡热”的绿布。从整体上看,“疯装”融合了汉、藏、纳西三个民族的风格,隐约透露出唐代女子衣裙的韵味。而乡城男子的服饰与整个康巴藏区融为一体,无论藏衣、藏袍、藏裙,都是袖长、腰宽、襟大,尽显英雄气概。那一天,恰逢青麦乡尼木顶村举行一场藏式婚礼,新郎是20岁的藏族青年丁增,据说新娘与新郎在婚礼前都未曾谋面。也就在这一天,我看见了乡城女子的疯装和康巴男子的藏袍,丁增和哥哥穿上藏族的盛装与我们一一合影留念,那架势,古风犹存。丁增说,这藏袍难得穿一回,一般都压在箱底。

  从地理版图上看,乡城就像一只激情饱满、已直起身子正向着西北角文明俯冲的巨熊。在乡城县的西北角,488公里外是甘孜藏族自治州州府康定,860公里外是四川省省会成都。康定,是诞生《康定情歌》的地方;成都,有李冰父子开掘的都江堰文明。而上天赐给乡城这样一块巨熊状的版图,仿佛就赋予了乡城蓬勃发展的地缘之势,仿佛就昭示出乡城人与众不同的精神气度。所以,乡城人能在这一袭北风吹过,便可让滇、藏、川三省区同呼吸的地方创造出独具魅力的“乡城三绝”——白藏房、疯装、桑披寺。

  始建于1669年的桑披寺,如今位于巴姆山麓。桑披寺的城墙模仿布达拉宫的城墙而建,寺内的雕刻、绘画精美绝伦,佛像、鸟兽造型千姿百态,柱头、梁坊、廊顶描绘着各种吉祥图案。据说,1995年桑披寺迁址于巴姆山麓时,并没有一张设计图纸,当地的能工巧匠全部依据传统手法而建,堪称当地民间艺术的博物馆。

  乡城人热情而奔放,豁达且乐观,他们说:“上天给了内地足够的繁华,却给了我们清新的空气,所以上天是公平的。”数十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峰峦托起了乡城的地理高度,尤其是县城东南面的萨苟峰为最,海拔高达5336米;而县城南部的仲德村的海拔仅仅只有2560米。所以,乡城人自豪的是,他们有眺望的高度,也有虚怀若谷的沉稳。

  “云来了就织彩衣,雾来了就跳锅庄,风来了就送祝福,雪来了就唱情歌。”雪域高原就是天然的练声场。来到乡城,洁白的哈达递过来的时候,一曲《欢迎你到乡城来》就会唱得你心醉,然后是热闹的锅庄,全场的人很自然地跟着音乐的旋律尽情地跳起来,直到大汗淋漓。无论在草原还是在村寨,无论在溪边还是在篝火旁,你还能听到《卓玛》《洁白的仙鹤》等经典藏族民歌,天籁之音,不绝于耳。每一个晴朗的黄昏,香巴拉广场便响起动听的音乐,卓玛们手挽着手,摇曳着柔软的身姿,醉了乡城的黄昏,醉了月光下的情痴……乡城的歌和舞,融入到每个人的血脉里。

  灵性的香巴拉,有很多迎风飘动的五彩经幡,在山间、路口、湖边还有用石块和石板垒成的玛尼堆。明月清风中,它们安静如佛,一座座藏着经文的白塔旁,暖暖的阳光地照在乡城人的身上,一幅大写意的画面引人入胜。

  在“香巴拉第八湖”,风荡漾下的水波,清幽悠远。藏家的青稞酒和酥油茶,养了本地人,醉了外乡人。

  在乡城行走,风景不停变幻,心境自然不同。看着身边匆匆走过的一张张满是高原红的脸,我记住了高原的朝阳与落日。黄昏时,那一群群归家牦牛舒缓的步履,逐渐镌刻在我的记忆里,挥之不去。灵性的香巴拉,安宁又吉祥,小松鼠从脚跟前倏地跑过,脉脉温情油然而生。在如此祥和的地方,心灵坦荡,忍不住想放声歌唱。(陈兆平)

相关链接